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國立清華大學諮商中心
NTHU Counseling Center
首頁 > 導師-傑出導師
97傑出導師經驗分享_理學院學士學程余怡德教授
來到物理館地下一樓,各實驗室緊閉門扉,空氣中迴蕩儀器運轉的嗡嗡聲,佈告欄貼著白紙黑字的數據與公告。然而,超低溫原子實驗室外的佈告欄和別人不一樣,理學院學士學院學程余怡德教授與一群學生在武嶺、馬武督與合歡山山頂的合照,為灰色的空間添了色彩。
 
「老師認為健康最重要,其次是學業、研究」。物理所博士班陳易馨說,老師體諒研究生壓力,實驗進度要顧,但如果太累,可自行調適放鬆。此外,熱愛戶外活動的余教授,也會帶學生出去走走,今年年假過後,還招待全實驗室去合歡山玩了三天兩夜。
 
余教授與學生的相處模式,隱隱有業師的影子。二十多年前,余教授就讀清大物理系,當時已有導生制度。余教授是許貞雄教授的導生,他回憶,許教授每二周就將所有導生聚在一起喝咖啡、聊天,「我很懷念那種融洽、無所不談的師生關係」。
 
民國八十四年,余教授重返母校任教,每年都擔任物理系導師。猶如恩師與導生間亦師亦友的情誼,余教授也將每位導生當朋友。一位物理系導師約有十位大學部導生及人數不定的碩博士導生,教授熟記每位導生的姓名、個性與性向,當同學遇到問題,余教授不管多忙,都會抽空與學生面談,並對症下藥,提出建議。「以對待朋友的態度對待學生,才能拉近距離,當同學遇到困難,才會主動求助。」
 
余教授認為,大學生已成年,大學導師不需像高中老師般事事敦促,而是要讓學生培養自我管理能力。過於緊迫盯人的督導,固然可讓學生順利畢業,但一個不會自我管理的學生,踏入社會後,易遭挫敗。
 
三年前,清大評估未來產業需求,首創理學院學士學院學程,學程學生除了在物理、化學、數學三領域中擇一作為第一專長,還需修習另一系所課程,作為第二專長。如何選課、課程衝堂、專長選擇、生涯規劃等都是學生常見問題。由於是新的制度,不僅學生對制度感到陌生,導師也無前例可循,對於這項在一般人眼中吃力不討好的新工作,余教授卻積極參與學程創立,並擔任第一屆學生的導師,盡心盡力,熱心貢獻。
 
「平日自然有研究、教學等要務,但不吝為導生付出時間,是擔任導師的基本原則。」余教授投入大量時間輔導學生選課,藉同學領取導生密碼的機會,與導生討論課程安排、興趣志向。同時參照學生需求,調整學程規章、爭取學生權益。學程學生升上大三,改由第二專長系所的教授擔任導師,但余教授仍與學生保持聯繫,持續提供諮詢、輔導。
 
理學院學士學程課業繁重,余教授鼓勵同學組成讀書會,參與其中,並請優秀研究生協助解決艱澀問題。同儕討論、交流,不但培養讀書風氣,也增進感情。有學生陸續跟進,使讀書會成為學程優良傳統。
 
顧慮到有些同學無法承受雙主修的壓力,余教授也提出了「退場機制」,尊重同學的意願,提供同學更適合的選擇。教授表示,理雙學生可藉由退場機制,申請轉往理學院任一科系就讀。學生不必增加修業年限,就可回歸傳統學習體制,已有多位同學經由此機制,選擇更合適的學系就讀。
 
除了課業,教授也協助不少學生找到人生方向。有位學生以往仰賴父母、學校督促課業,考上大學,外在壓力解除,加上自制力不足,導致學業成績不佳。教授建議他仔細思量,若對系上課業無興趣,也許可以考慮重考,重新選擇真正有興趣的科系。該生起初礙於面子問題,對重考的建議極為排斥,但在與余教授多次的理性討論以及深思熟慮後,該生接納教授的建言,並成功考進自己興趣所在的學校系所。該生說「但與其一輩子後悔,不如現在釐清自身興趣。若確立自身所愛,花一、兩年重考,在漫長人生路中,不算什麼」。余教授表示,「遇學生求助,我會分析狀況,列出幾條可走的路,但最終決定權,仍在學生手上」。好的導師應以自身經驗協助學生找出癥結,而非與學生嘻嘻哈哈,忽略問題。
 
此外,教授也鼓勵學生追夢。一位物理系學生成績優秀,但對哲學、宗教更感興趣。對於同學希望走不同的路,教授給予最大的鼓勵與支持,「不試試看,怎知適不適合?」在教授鼓勵與家長的支持下,該生現在正著手申請就讀宗教研究所。
 
余教授認為學生犯錯難免,但要對自己負責。余教授的學生陳易馨舉例,若實驗儀器損壞,余教授會希望同學先自行找出原因,把它修好,而不是等待他人解決。
 
大環境不景氣,教授特別關心學生經濟狀況。對於家境清寒、經濟拮据的同學,教授會留意學校行政單位的工作機會,或讓學生協助實驗室工作,甚至聘請學生擔任孩子的家教,幫同學渡過難關。
 
教授與導生的連結,並未因學生畢業、退學、轉學而中斷。一位學生因故退學,在重考班打拼期間,他寫信給余教授:「人生的漫漫長路上,我們可以只是過客,但您對於『導師是一輩子的』的堅持與付出,讓我相當感動。」教授的用心,學生難以忘懷。畢業後,除了電子郵件往返,還有同學定期在教師節返校探望。
 
「有幸參加傑出導師選拔,已是享受學生回饋之餘的額外驚喜。最後竟能獲獎,實在幸運。」余教授認為,自己擔任首屆理學院學士學院學程導師,輔導成果較易受到矚目,其實校內還有許多默默付出的優秀教師,只是大家不知道。十三年來擔任導師的辛勞,教授隻字未提,反而希望大家將掌聲分給其他用心教學、悉心輔導的教師,謙遜雍容的態度,「傑出」之名實至名歸。

文字提供: 綜學組

 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

<字型大小Ctrl & +->

 
最後更新日期
2017-09-21

Counter

數據載入中...